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展讯】大彩墨——程恩平中国画作品展

<< 返回
展览信息
展览时间: 2022/01/23-2022/03/06
开幕式时间: 2022-01-23 09:00:00
策 展 人:
主办单位: 农工党辽宁省书画院 大连市美术家协会
承办单位: 大连中山美术馆
展览场地:3、4号展厅
展览介绍

自如与自得

——浅观程恩平绘画艺术

卢缓

(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艺委会副秘书长)

   

       水墨画,从某种程度上看,是本土的中国绘画在经历了上百年的发展、变化、演绎之后为自己寻找到的一个“舒适区”。如果说从“画”到“中国画”蕴含着在救亡图存的大背景下传统绘画通过强调民族身份与文化属性来获得一种现代化进程中的主体“合法性”的话,那么从“中国画”到“水墨画”,则是同一个主体在自我现代化的进程中有意识地摆脱文化属性、形式语言等构成相对闭合的传统范式的某种努力。这种努力一方面为形式语言的非传统属性或者非本体渊源的征引提供了方便,可以从主题、概念到技法上更便利地延续20世纪的中西融合的方向,寻找绘画表现的更多样化可能;另一方面却又有意识地保留了绘画的底线以及笔墨的技术要求(虽然这种要求、尤其是书法性笔墨语言的不再具有本体自认上的“一票否决权”,即我们无从以是否有古人笔墨,是不是“石如飞白木如籀”来决定要不要把某位艺术家或艺术作品开革出水墨画),从而自觉不自觉地与将“水墨”观念化、他者化、素材化的实验水墨、观念水墨等形态拉开了距离。这种不自居核心,不游走边缘的“舒适区”状态包容了最大限度的水墨画创作者,从某种程度上说延续了文人绘画以来绘画对于创作者而言自适、自娱的传统,同时也适应性而非引领性地处理了绘画作品与观看者之间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水墨画往往把自己预先就设置在了一个让彼此都舒服的位置上。而这种彼此两便的状态虽然未必能激发出绘画极则的表现力,却往往能容养出纵情适意的绘画状态。

程恩平先生的水墨画便诞生于这样的状态中。他的绘画中较少传统的窠臼,既不拘泥于某种既有的题材或趣味,也不刻意地去攀附某种易于获得认同的形式去寻求捷径,这也许与他无意于以绘画而获得“成功”的心态有关。若不然,“渊源有自”与“别出机杼”交逼的职业本能要求就会不期然间箍上额头,让人为求自立而欲罢不能。但是也不能就此认为他的绘画无中生有,或者托辞于直觉式的本能,事实上程恩平先生对于传统中的视觉、技法与文化元素,更多采取了欣赏而非占有,掇取而非照搬的态度。对于传统绘画本身的欣赏,成为了他改造自己当下的自然感受的某种契机,而非反之,将当下的视觉经验填充为某种传统旧瓶中的新酒。

程式绘画,虽然脱胎于山水的概念,其得意之作却往往不是湖光山色抑或是江波浩淼,而是海天浩瀚,这也许与他长年身处大连的经验有关。传统绘画对于海是敬而远之的,因为其微茫浩瀚而不可测度。然而,程恩平先生笔下的海却是让人近亲的,仿佛置身其间,是在甲板上或滩涂边感受的海天一色,是投身期间而非远远旁观。无论画幅大小,他每每截取近镜头式的一角而非全景,这从他点景的飞鸿可见一斑,但是这种近观却往往有恢宏之气,这是大海涵养的结果。而这种海的涵养使得他的山水中往往具有一种自得的气场,落霞似的色彩将水天混为一体,既没有边界,也没有坡脚,不是山色空蒙,而是混蒙未分,而这时候飞鸿的往来便赋予了画面自由的空间感与穿行于鸿蒙间的时间感。上世纪60年代,刘国松有感于阿波罗计划对于外太空的探索,开创了宇宙流的实验性水墨绘画的新形态,那种折叠三次,高达两层的巨幅画面将悠远与鸿蒙的时空感受扑面压向了观众的眼前,而程恩平先生的小尺幅作品,在尺寸之间却不经意地与这种时空观存有致敬的意味。也正因为如此,程式绘画往往笼统地命名为“意象彩墨”而非山河湖海,是概念的、感受的而非对景的,取像的。

与此相适应的,程式绘画在技法上也是取法自由,以尽情适意为首要标准。比如他的画面中,大块的部分往往是以晕染、制作而非涂绘的方式来实现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笔法的缺席,只是艺术家取法的笔法,尤其是点景的树石,往往自然而然地走向了类似于抱石皴的八面出锋,自由构建的表现形式,从而与自如挥洒的画面同构。值得注意的是,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海的意味”,在艺术家相对惯常的山水题材,如“山居秋暝”或“野渡无人”中,往往静态的意境中,他却往往使用动态、蒸腾的笔墨与表现方式,仿佛自有一种不平静的心绪在。而在“意象彩墨”系列那些或如浊浪排空,或如海天激荡的动态意境中,艺术家却每每用一对仙鹤去点景,他们或立或飞,却显得安之若素,不惊不乍,让人意外而不突兀。处静若动,处动若静,还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无意于工而工,更有着处变不惊,相反相成的自我平衡的意味在,这也许就是处身于滚滚红尘之间的人们对于绘画的精神需求。

 

 


艺 术 家
程恩平
参展作品